推荐神秘儒家

马儿

2018-07-03 03:04

自汉以来,罢黜百家,独尊儒术,儒家的君权神授,君臣之道,仁义礼智等政治伦理思想,就变成了治国安邦的基本指导思想,唐朝的儒家基本上沿袭了汉以来的儒家思想,这里顺便说一句,实际上儒兵之争在唐这一时期是不存在的,也不是说没有,只是没有小说上的尖锐对立,如后世儒家代表韩愈,他便是一主战派,当然这是小说,大家不必较真。
如上所说,治国安邦是儒家的基本指导思想,因此历代朝廷架构基本以儒生为主,那么问题来了,圣皇说,沉珂猛药!!还说破绽!!这是什么意思呢?露出的破绽又是要引谁出洞呢?如果说沉珂是儒生,或是说儒生的仁义道德!那是有违统治的,因为治国安邦就是以此架构的,而且所谓的破绽,也不会是给儒家的,儒家以治国平天下为已任,正是圣皇所要的,为什么要破绽,这没有道理,排除了这些,那就只剩下“皇权之争”。
圣皇传五皇子五趾真龙秘诀,应该意旨传五皇子皇位,当然这里面应该有其他故事,比方说五皇子在没遇王冲之前,是无法习武的,圣皇却另眼相待,这不合逻辑,因此皇大没说,我们也不会知道,既然圣皇欲传位于五皇子,那么这就与儒家代表,如太师等的理念相冲突了,大皇子多年参政议政,有执政的经历,却长幼有序,为政权的稳定,儒家自要力保大皇子,虽然他们可能不知道圣皇欲传五皇子,可他们应该是知道圣皇坚持不了多久的,监军边境,是恐生兵乱,毕竟多皇子与边境大将都有联系,这时候全面掌控军队比什么都重要,攘外必先安内嘛!二则对付王冲是因为王冲支持五皇子,这将是极大的变数,王冲越出色,对于儒家群臣越发恐慌,生怕生出祸乱,与大唐江山而言,牺牲一个王冲实在算不了什么,而圣皇做的不过是将计就计,让各方势力动起来,尔后重新洗牌,所谓的破绽原自于让各方势力认为圣皇自顾不瑕,提前动作,让圣皇有机会一举多得,以便在身体出大变故前解决所有问题,为继皇位者高枕无忧,免生动荡,至于神秘儒生者,我猜不出来,而且裁兵的目的也有不知所谓,皇大似乎是为了营造儒兵之争故意放的大招,儒家如太师者也不可能谋权篡位,这个矛盾逻辑上应该是不成立的,如果只是为了打击王冲似乎有点过了,总之,儒兵之争,我认为是皇权之争,至于收场,自然是主角光环,圣皇离世之前,再对五皇子神功灌体,自然又是一“圣皇”,元芳,你怎么看??
#皇甫奇 评论2阅读189